本篇文章3445字,讀完約9分鐘

周世紫以三進士入選翰林

清代開封周氏科舉家族中世代最高,進入翰林院最早的人,被稱為周世紫。 根據朱汝珍編著《詞林編略》,周世紫、字芝仙、號芳亭、河南祥符人。 散館教授檢討后,降格為山西榆次縣的奉行。

清朝開封最大的科舉家族是周氏家族。 他家從浙江調入,后代科舉考試成績優秀,不僅有許多舉人、進士,還有四位翰林:周世紫、周琦、周星譽、周蠡恩。 清代開封科舉家族中,他家翰林最多。 由于他家科舉人物很多,巡撫、鹽運使、知府、縣知事級的官員有數十人。 但是,周世紫貪污腐敗,自毀前程,早亡。 其侄周琦,清代中期名詞人,先后于江西、湖北巡撫,官清廉。 林則徐在考察周琦時,受到好評。 周世紫的另一個子孫,同治朝翰林周蠡恩,長期在山東工作,擔任海豐、萊陽、東阿等縣奉行,保持文人本色,政治呼聲突出。 所以《祥符縣志》為這兩個人立傳。 周琦、周蠡恩能守護官箴,清史留名,大概與吸取周世紫慘痛教訓有關。

21歲的周世紫在干隆6年(公元1741年)以比較好的成績被列舉出來。 據《祥符縣志》報道,當年舉行河南鄉考試時,開封只有趙士勘、周世紫兩人合格。 從全省范圍來看,周世紫的成績也很好。 根據《續河南通志》的具體記載,當年通過考試的舉人共計78人,周世紫排名第29。 就像這樣,年輕的周世紫可以說是出類拔萃的。 次年,22歲的周世紫又以三進士入選翰林。 這表明他不僅有才華,而且在意時事。 根據《干隆實錄》卷164,干隆7年(公元1742年) 4月,壬戌科殿考試時,皇帝命令包括周世紫在內的313名新進士,向他們進行古今的變故,指示當世的特務。 然后,干隆解釋了當世的一切職責,說:“建造你的在民,那舟在水,舟離水而成其功,人的主也離民而成其治?!?為什么不能脫離人民為其治? 干隆說:“務民之書,必須輕德薄賦。 顯然,干隆急需處理的問題是,在如何保證必要稅收的條件下,減輕納稅人的負擔,有助于經濟的快速發展嗎? 他寄希望于新科進士,希望從中選出能夠處理合理征稅的人才。 所以,這次殿試題有羨慕方面的問題。 所謂羨慕,也稱為火耗,是一種附加稅。 清代規定,地方政府收到的地丁銀兩種必須鑄造、熔煉符合數量、質量要求的銀錠,才能納入國庫。 而且,熔化銀、鑄造銀錠的過程必然消耗殆盡,所以地方官往往征收稅款取民。 我羨慕你多收這個附加費。 雍正二年(公元1724年),山西巡撫諾敏等人,每年羨慕所得提走司庫,除彌補赤字外,其余請官員分廉潔和其他公眾。 但是,養廉銀的設立并沒有制止官員貪污。 所以,征收羨慕、設立養廉銀、防止官員貪污問題,是干隆帝面臨的一個非常棘手的現實問題,希望他寄希望于新進士,提出處理這個問題的思路和方案。 《干隆實錄》卷164另據記載,殿試即將舉行,干隆諭大學士等:今科殿試政策中羨余一條,時事中的切要者,讀卷官請注意閱讀。 并且指示他們,不僅文理流利,書畫邊緣要楷書,不能馬上名列前茅。 如果確實能看到的話,凱可以剪陳,準備選人,我就施行。 也就是說,筆畫不太細致,另外,為了專業瀏覽,必須抽出奉送內容。 在本科300多名進士中,周士紫不過是第三名進士,其成績中等,但他在干隆帝圈成為57名欽點翰林之一,證明了他的殿試答題滿足基本要求,關心時務。 周士紫成為欽點翰林后,在翰林院學習了三年。 他的散館考試成績很好,可以留館,負責翰林院的研討。 25歲的周世紫成為許多文人夢寐以求的翰林官。 此時,美好的未來展現在他面前。

“乾隆朝開封翰林周世紫”

蔣洲事件導致周世紫貪污

干隆二十二年(公元1757年),皇帝決定調查蔣州貪污案,拉攏山西榆次縣令周世紫等地貪污,遭到干隆點名痛批。 然后,周世紫的政治生命結束了。 不久,他的自然生命也結束了。

蔣洲事件是指干隆年間在山西發生的、原山西布政司蔣洲貪污巨款、多名官員貪污的大事件。 具體來說,干隆二十二年(公元1757年)十月,新任山東巡撫蔣洲在山西任內貪污巨款,離任時派遣勒通省屬員彌補,是以蔣洲為首的崩潰方法的大事件。

干隆二十二年(公元1757年)十月,蔣洲離開山西,前往山東擔任巡撫。 新任巡撫塔永寧抵達后,蔣洲就任布政司時發現貪污巨款,由晉時勒派遣全省下級彌補。 根據《干隆實錄》卷548,干隆二十二年(公元1757年),新任山西巡撫塔永寧告訴干隆奏,蔣洲在山西布政司任內,損帑達兩萬余金。 晉升時派省屬人員彌補。 還沒鋪好,又是壽陽縣角山木植賣銀補項。 干隆沒想到高官家出身的新提拔的蔣洲會變得巨大貪婪。 所以,干隆接到塔永寧的奏報后,極為吃驚,所以決定仔細檢查。

蔣洲是什么樣的人? 蔣洲是雍正朝重臣蔣廷錫之子。 蔣廷錫得到雍正皇帝的認可和提拔,6年內,從內閣學士轉到禮部侍郎、晉戶部尚書,兼兵部尚書,拜文華殿大學士,兼戶部。 雍正十年(公元1732年)蔣廷錫病死,謚文肅。 據說歷史上蔣廷錫業績顯著,秉公執政。 蔣洲的哥哥蔣溥、翰林、襲世職、直南書房。 蔣溥歷任湖南巡撫、吏部尚書、軍機大臣、學士等要職近30年。 蔣洲憑借父老的庇護和皇帝對蔣氏的恩寵,從六品小官的主事迅速晉升為山西布政司,干隆二十二年(公元1757年),上升為山西巡撫,同年7月轉入山東巡撫。 干隆原本認為,出身世家的蔣洲,應該兩代受皇恩,家境殷實,廉潔當官,當他知道蔣洲確實是巨大的貪婪時,便大吃一驚。 (見《干隆實錄》卷548 )因此,干隆決策派司法機關最高長官刑部尚書劉統勛前往審理此案。 《干隆實錄》卷548記:劉統勛即寫傳令,取道蔣洲革職問,帶到山西。 然后,折內有名的楊文龍等人一起對擬具奏進行了嚴格的檢定。 任意文字致富,一起奏聞。 也就是說,干隆為了徹底調查此案,派遣劉統勛將案犯蔣洲帶到山西,與該案犯楊文龍等人一起審判,扣押案犯原任意處,對其中的檔案和財產,都要一一查明。

“乾隆朝開封翰林周世紫”

劉統勛獲得目的后,一點也不懈怠,他們將初犯蔣洲押往山西,與山西巡撫塔永寧認真辦案。 隨著審查蔣洲事件的深入快速發展,發現了山西吏治嚴重腐敗、貪官過多的新問題。 其中包括榆次縣令周世紫,貪污金額達千萬。 據《干隆朝上敕文件》記載,干隆二十二年十月二十七日,內閣奉上敕,據塔永寧演奏的《山西各屬赤字折》稱,知州朱伸,新舊兩個赤字項目兩萬罕見。 此外,也被稱為武職中的防守武璉,損失營項1000多兩也被入侵。 因此,被隨意侵蝕、未被檢測出的人,不知道更多。 該省吏治還稱,劉統勛、塔永寧另有歌曲稱,蔣洲案內道府勒派情節查出楊龍文署發單一紙張,太原府知府催收名牌榜至各屬,實際上如公檄,各屬素有損失者未予考慮。 例如,朱張揚、周世紫都累了一千。 這又和蔣洲的勒派無關。 到現在為止,還沒有為清厘加整飭,為什么肅正官和清帑項周世紫和蔣洲勒派沒有直接關系,卻遭到了干隆提名痛批?

“乾隆朝開封翰林周世紫”

劉統勛、塔永寧認真辦案,短短一個月落石出,蔣洲自認。 他們向皇帝報告后,依法懲處,蔣洲處決。 周世紫貪污的數額不小,應該受到懲罰。 《稷山縣志》卷六孝義有周世紫的門生裴景拔傳。 這簡述了周世紫的罪與死:榆次令周世紫者、房師也是,損公認罪。 破產后得到數百元,奔赴現場。 不必了。 公哭之痛,以聘禮為葬禮資金。 其孝義就是這樣。 根據該記載,可以推斷周世紫因退贓資金不足而求助。 那門生裴景柏變賣了數百萬財產,送貨時,周世紫已經死了。 另外,根據《清代官員簡歷全篇》第16卷記載,周世紫生康熙五十九年,干隆二十三年死亡。 從干隆二十二年(公元1757年)十月開始檢測周世紫貪污,到干隆二十三年(公元1758年)為止,他去世只有一年左右。 他38歲去世了。

“乾隆朝開封翰林周世紫”

《祥符縣志》記載的清代前期三位開封出身的翰林

清代前期三位開封出身的翰林,指的是順治朝的王紫絲帶、袁襜如和干隆朝的周世紫。 其共同點是都沒有上升官銜,但究其原因,三人完全不同,所以《祥符縣志》對他們的記載大不相同。 志以稱贊口吻為王紫綬立傳,記住他剛直的自尊心,難以混淆清朝官場。 王紫綬沒有接上級,也沒有貪污受賄,所以辭職了兩次。 他年輕時辭去了官職,住在山林里以讀書和事奉母親為工作。 晚年辭去官職回到開封,在故鄉過著平靜的生活。 他長壽,有著作。 可以確信,王紫綬沒有升官,而是自己放棄機會。 正如袁襜因擅自改朱卷的罪名被罷工一樣,《祥符縣志》沒能為他立傳,似乎有點同情他,但其妻張氏傳中是寫給他的。 周世紫沒能晉升是因為貪污。 《祥符縣志》沒有其傳,甚至沒有記載他是翰林,只在《選舉》雜志進士欄中記載了他的名字,并以名義寫下了他最后一個職務山西榆次縣縣令。

標題:“乾隆朝開封翰林周世紫”

地址:http://www.hgdelivery.com/kfwh/174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