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1149字,讀完約3分鐘

作者:洛水

河流是稀疏的旋渦河。 沿河騎著牛的人,叫老子。 夢蝶之人名叫莊子的參差草叫周吳鄭王。 漩渦讀著鍋聲,老莊和野草,都喝一脈的水。 牛蹄和蝴蝶腳下,彌漫著草花的芬芳。

名字總是有宿命的。 草有菜名的時候,它一生都很悲傷,比如薺菜。

唐娜俗名很多,阿寶、地丁菜、花菜、地米菜、地菜、香菜等,任何一個稱呼都逃不過菜的宿命。 貧困的時候,他們充饑很好吃。 富裕的時候,他們嘗到了味道。 人世貧富的榮枯盛衰,與之無關,與之一樣逃出去,一樣永遠沒有平靜的日子。

正因為如此,荸薺才匆匆綻放。 剛到春天,葉子還未成年,層層疊疊,成群結隊。 白色的小花,用彷徨的眼神踮起腳尖,在涼颼颼的春風中向外張望。 從田頭到墻角的庭院,薺菜總是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,戴著白花,哀悼著過去,孕育著未來。

母親也可以說“nagina”是“百足nagina”。 但是,即使有一百只腳,它也不能跳過春天,總是與人在狹窄的道路上相遇。

草木有本心草木有自己的性質,但人未必能理解。 生命都值得尊敬,哪怕一棵草。

播種女神艾蒿,只要一聽到名字,就會感到親切溫暖。 百草中,播種女神艾蒿亭玉立的,選得高而勻稱,葉青花秀。 特別是其葉、溫婉、細長、如眉,稀疏的影子側斜、喜歡明眸的黃花,越來越雍容華貴。 播種女神艾蒿不分冗長,在一切結束的時候,戴著手帕一樣的黃花,站在一處蜿蜒的風景上。

播母艾蒿還被稱為抱母艾蒿。 抱著艾比,系得緊緊的,解不開,像油漆一樣。 你沒看到昨天早上的孩子賣客船,孩子抱著媽媽哭。 小時候不擅長,但后來讀了《詩經·小雅》,才知道如何取詩。 莪即蒿,養育我長大的意思。 無論是播種、擁抱、美麗的愛撫和養育,都符合女神的稱呼。

媽媽病了,中藥里有莪。 她上樓,突然想起醫生的話:莪抱根茂盛,俗話說抱著媽媽艾蒿。

沒有翅膀也沒有夢想。 蒲公英是唯一振翅追逐夢想的植物,也是罕見的苦行僧。

草的價值和命運往往取決于食欲和喜好,而不是自己的選擇。 正如荸薺一樣,苦菜和蒲公英都被稱為苦菜。 誰受苦,其甜度如蔭。 兩者相似,但花不同,命運也大不相同。 蒲公英只開一朵花,巨大的鵝肝醬,傘狀,毅然決然的做出決定,呈現出隨時遠走高飛的樣子。

在春風里跳傘的,是蒲公英的種子,不是花。 花結束后變成棉花,就會隨風飄舞,落在濕地里很快出生。 當其他草還在春夢中成長的時候,蒲公英已經完成了蛻變,懷孕了,帶著這份愛,在傷害它的土地上,尋找新的起點。 心中有靈嗎?被稱為蒲公英的花語是永不停止的愛。

媽媽也是蒲公英吧? 年復一年,等了我好幾次回來,又送我了。

人生一世,草生一春。 風雨似的來,去如微塵。 刮風跳舞,風靜靜凋謝。 微不足道,無處不在。 人生走在土地上,草走在土地下。 那個地方的花,是生命的繁榮,也是不斷的箴言。

標題:“遍地草香”

地址:http://www.hgdelivery.com/kfwh/1755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