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906字,讀完約2分鐘

懸崖

在20世紀80年代的第一個新學年,抱著一定要出人頭地的夢想,進入了家鄉的縣重點高中。 辦完簡單的手續,正式入學了。 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條,起床后熄燈,從早學到晚,這中間的時間是我們20世紀80年代的新一代如饑似渴地生活著。

教科書是全新的,教我們的老師很高興。 他說這是他教過的最好的教科書。 這不是謊言。 因為我們也能應對。 在進入科學的年代,數理化教材中充滿了科學知識,不僅文案多,而且深入人心。 英語教材也做好了,土氣的我們幾乎從空白開始學外語。 在語文教科書中,中外大作家的文案更是罕見。 來自文革的我們,沒看過這些文案,所以一學習總覺得吃不飽。

其中一篇很特別,現在想起來,更是感慨頗多,但當時的理解非常有限。

這個復制品首先給了我們好奇心。 其作者的簽名不是毛澤東、魯迅,也不是夏衍、茅盾,也不是契訶夫、巴爾扎克。 復印件簽名是光明日報特約評論家。 當然,不知道信息專業信息的我們很困惑。 我聽說過《光明日報》。 特約評論家是什么大人物? 肯定不是真名,那是為什么呢?

學習這篇課文的時候,老師也沒有對這個簽名做任何說明,但是老師說,這個復印件很重要啊。 現實意義很大。 請預習一下,讀幾次,找出論點、論據和結論,了解段落的大意,看能否概括中心思想。 當時,學習語文的人都知道,理解段落的大意,概括中心思想,不僅是語文老師教育的基本功,更是學生學習文章的重要任務。

因為沒有文案小說的愛好,散文也不感人,所以我們敢于讀很多遍。 老師給我們講解的時候,我們以有限的理解力,跟著老師去思考文案深刻的思想。 我記得很清楚。 為了幫助我們理解,老師在解釋的時候用了很多我們熟悉又容易理解的諺語。 比如吃切,智慧不入虎穴,得虎子路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,等等,毛主席那句吃梨的名言。

轉眼40年過去了,而現在的我們,原諒當時的自己才是淺學,深深感謝與這個文案的親密接觸。 之后,讀了大學,逐漸理解了這個復印件的分量。 而且,每次重讀,都有很長一段時間的新的感動。 因為它推動了中國偉大的思想解放運動,引領了偉大時代之旅的開始。

這個時代叫做改革開放這個令人懷念的復制品被稱為“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”。

標題:“懷念一篇課文”

地址:http://www.hgdelivery.com/kfwh/175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