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3307字,讀完約8分鐘

劉永加

曾鞏(公元1019年~公元1083年),字子固、漢族、建昌軍南豐(今江西南豐縣)人,后居臨川,是北宋散文家、史學家、政治家、唐宋八大家之一。 他在北宋都開封度過了許多難忘的時光,留下了深刻的記憶。

去東京兩次認識名家

曾鞏第一次來開封,是宋仁宗景祐三年(公元1036年),這一年17歲的他第一次去北京趕考。 雖然名落孫山,但他幸運地認識了王安石。 今年的王安石15歲。 后來得知他和王安石是同鄉,兩家有婚姻關系。 王安石夫人吳先生的祖母曾先生是曾鞏祖父曾致堯的女兒。 曾、王兩家有密切的交流,曾鞏的父親很容易向王安石學習父王益和學問。 但是,兩個孩子的時候,少年沒有交往。 直到曾鞏進京趕考的時候,他和父親一起在北京的王安石在書店認識,相互仰慕,結成了好朋友。 他們一起逛書店,談時政,寫文章,很投機。 從此,曾功佩服王安石的才能,此后曾功多次向歐陽修推薦他。

曾鞏第二次來開封是在宋仁宗慶歷元年(公元1041年),這一年22歲的曾鞏再次來到東京,作為官員子弟先進入太學學習。 曾鞏的父親曾易占太子中允、太常博士,在如皋、玉山、信州3縣擔任奉行。 第二年曾功再次參加科舉考試,但還是沒有通過。 這次來北京,讓他高興的是,他又見到了好朋友王安石,時隔五年再次相見,兩人自然很高興。 然后曾功還見到了仰慕的歐陽修。 歐陽修比曾功大12歲,在京師的前任館長館長???,后轉任太子中允,修同修禮書。 隨著詩文改革創新運動的進一步迅速發展,歐陽修的文學理論更加充實和完善。 曾鞏讀了歐陽修的許多文案,欽佩歐陽修的文采和見解。

當時曾功想馬上見到歐陽修,但他又猶豫了一下,害怕被人說爬上了當權者。 于是他先給歐陽修寫了信。 這就是有名的“上歐陽學士第一書”。 在信中,曾功介紹了自己的學習和思想狀況后,贊揚了歐陽修的文采,認為他是現代文壇的泰斗。 之后,他說自己不是隨波逐流、攀葉的小人,歐陽修不要把它看成平庸之輩,希望歐陽修能接受他的學生。 連同信一起發了一點他的文案。 歐陽修讀了這些文案大加贊揚,給他很高的評價:廣文曾生,文知識很可怕。

結果,歐陽修親自會見曾功,非常熱情地接待他,評價曾功的人品像他的復制品一樣真誠、有內涵。 曾鞏看到歐陽修的家,并沒有像想象的那樣擺舞臺。 確實,歐陽修當時還沒有開封自己的宅邸,是租來的房子,所以他更敬佩。 他們開始熱烈地交談。 在講話中歐陽修說了幾次。 “經過我門的有千百人,一個人生而高興。 這說明歐陽修迷戀曾鞏,接納曾鞏,把曾鞏視為得意門生。

曾鞏希望歐陽修對他的文案提出意見,讓自己進一步修改和提高。 歐陽修說:你的文章特點奔放、雄渾,這對五代以來掃蕩輕靡妖冶的文風有積極作用,但也存在明顯的不足,那就是文采平平。 文案博大精深,藏而不藏。 他決定曾鞏文案并將其引導,意在逐漸收斂波瀾,使觀點逐漸明朗,逐步深入,鋒芒不外露。 從此,曾功在歐陽修的指導下,文章的特點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從原來奔放的雄渾變成了典雅的醇厚。

被歐陽修認可

在這里,有人問曾功這么有才華,也被歐陽修認可,但為什么多次不及格? 本來,宋代科考是專門以辭職信取人的,所以考生必須要四六句,也就是駢文,也就是所謂的時文,才能通過。 所謂駢文,注重文案的形式,注重辭藻、戰、押韻,不注重文案。 因為這個文案的空洞,脫離了現實。 曾鞏鄙視這樣沒用的文案,所以自然不會寫這樣的文案。 考試的時候,曾鞏用自己擅長的漢唐古文考試,結果名落孫山。

歐陽修得知曾鞏不及格后憤憤不平,給他寫了《送曾鞏秀才序》。 復印件顯示,有司考試選拔人才都是按一個統一尺度進行的。 如果有不合身的東西,就扔了不取。 上司的尺度有那么準確嗎? 像曾鞏這樣的人才考不上進士,這樣的考試尺度應該改革嗎? 顯然歐陽修對當時的科舉考試文案提出了質疑。 在這次禮部考試中,王安石進士,排名第四,從此進入職業生涯。

宋仁宗嘉祐二年(公元1057年),38歲的曾鞏和弟弟曾牟、曾布、表弟曾阜、妹夫王無責、王彥深六人一起第三次來開封參加科學考試。 這次偶然,主持會試的是曾功的老師歐陽修,歐陽修以古文、策論為主,詩賦為引理,曾功等6人一起出了金榜的題名。 中士在開封呆了一會兒后,歐陽修為他開了送別會,正好王安石認識常州,也和梅瑤大臣在一起。

與王安石產生不和

曾功第四次來開封是在嘉祐五年(公元1060年),老師歐陽修舉曾功到首都當館子???、集賢校理。 此前曾擔任太平州(今安徽當涂縣)的司法入伍,因律令量刑適當而聞名。 曾鞏再次上京后,埋頭工作,很快校訂了《戰國策》《講苑》《新序》《梁書》《陳書》《唐令》《李太白集》《鮑溶詩集》《列女傳》等大量古籍,對歷代圖書進行了大量整理工作 在此期間,王安石回到開封的翰林學士學位,王安石開始提出變法的構想。 曾鞏和王安石就變法達成一致,但對如何變法意見分歧。 曾鞏曾向王安石提出建議,結果王安石未能被采納。 他在《過介甫歸偶成》一詩中說:“心交不厭,忠告期有補?!?直言不諱,言之多矣。 知道的人還在恢復,但悠然誰能說呢? 由此可見,兩人在變法問題上確實存在分歧,曾功說服王安石,但王安石完全不接受曾功的意見。 之后,兩個人的個體差異越來越大,宋神宗熙寧二年(公元1069年)王安石擔任參知政事,開始變法。 當時對曾鞏任《宋英宗實錄》的探討,被認為是站在反對變法的司馬光一邊的。 在這種情況下,曾鞏很傷心,但不久就被要求加入越州的任通判,遠離了權力中心。

“曾鞏在開封”

在這期間,曾功認識蘇軾兄弟,成為了好朋友,他們經常一起唱歌。 后來蘇軾的父親蘇洵去世了,蘇軾邀請曾功給父親寫墓志銘。 曾鞏懷著對蘇洵的崇敬之心,仔細寫下了蘇洵的墓志銘。 曾功對蘇洵很了解和欣賞,為此,文案對蘇洵的生平和文學成果進行了準確和情感的評價,不失文采。 所以清朝儲欣說:“能說出老蘇先生文章的,曾公也?!?/p>

修改《五朝國史》

曾鞏再次回到開封是在神宗元豐3年(公元1080年)。 宋神宗召見曾功,大力贊揚他。 那時的曾功已經六十多歲了。 召見后,神宗下敕令:曾鞏在歷史學上被稱為士類,宜典五朝史事,遂以為是修撰。 然后,復合敕公說:這位特用勛爵的漸變。 當時修國史的人很多,選擇文學的是大臣監,沒有一個人付五朝大典,曾鞏是特例。 第二年,宋神宗下令曾功編纂歷史館,與太常寺判案,專攻歷史事,修《五朝國史》,五朝指宋太祖、宋太宗、宋真宗、宋仁宗、宋英宗。

但是曾鞏正要修這本書的時候,他發現了很多問題。 書中包括很多人物和事情,有些話題很敏感,不知道該如何評價。 另外,中央機構和各軍州府縣提供的資料還不充分,還有很多人在攻擊“五朝國史”。 因為曾鞏向太祖歌頌歌功,讓太宗的子孫神宗不高興,后來漸漸不支持他了。 這一切,曾功經過仔細考慮,他提交了這本書的草稿,幸運的是他復制收藏了另一份副本,并給宋神宗寫了《計劃免除五朝國史狀的修補》,所以宋神宗批準了他的這個要求。 曾鞏這本書的手稿后來被宋太祖子孫趙世雄盜抄了一份,于南宋紹興年間出版,書名為《隆平集》,署名宋曾功撰。

之后,宋神宗任命曾功為中書舍人、正四品官位,為職務官,負責敕令草案。 曾鞏沒有辭職,但宋神宗這次不聽他的,堅決讓他上任,所以他不得不兢兢業業地繼續工作。 早在這一年9月,曾鞏的繼母朱太夫人就病逝了。 到了元豐6年(公元1083年)春天,曾鞏兄弟三人把母親的棺材搬到老家南豐。 王安石和曾功雖然政見不同,但好朋友、親戚王安石也一起去埋葬。 曾鞏因為年紀大,在中書舍人工作非常忙,不幸生病,加上失去母親的痛苦,曾鞏的病情越來越嚴重,到江寧的時候,曾鞏已經喪得無法前進,不得不停止治療。 王安石也和他留在一起,每天去曾鞏病床前探望,盡了好朋友的心。 那年4月11日,曾鞏在江寧府病逝。

對于曾鞏的不幸逝世,人們感到非常遺憾。 特別是他的朋友很傷心。 蘇轍專門寫了一首詩《曾子固舍人挽語》。 這也是曾鞏的蓋棺定論和很高的評價。 少年流浪馬光祿,末路駱騰朱會稽。 儒教遠趕稻下,文言近于漢京西。 碑文不會持續一輩子。 這一天的銘詩是誰寫的? 從廬陵門下士來看,十年零落曉星很低。

標題:“曾鞏在開封”

地址:http://www.hgdelivery.com/kfwh/17873.html